【鼬佐/短篇】岁月静好,只是浮萍

*原著向



当人处在年老无事时,总是会回忆些过去的事情。那些曾经或美好,或悲哀的往事,像是一场场无声电影般在眼前放映,偶尔会记不清当初说了什么,偶尔会想追忆彼时心情。


又是一年佳节,隆冬岁月雪花纷飞,到处洁白一片,却张灯结彩着,暮色下火红灯笼高高悬挂,映衬着往来人喜色的脸。


今天是彼此探亲访友日,佐助一家早早便准备好礼品,前往他的大哥家拜访。因为都是宇智波族内宅邸,离得并不远,他们便步行而去,一路上孩子们兴高采烈,团着雪球与路上遇到的朋友们玩闹。


也许是节日氛围的影响,樱惊喜地发现丈夫平素冷淡的脸竟然翘起了些许弧度,墨色的眼眸中是一丝久违的期许。


因为彼此都成家立业的原故,十多年前,他们便分宅居住。鼬继承了父亲的族长职位,理所当然地住在古老的宇智波大宅,现在想来,已经许久没有见到他,与逐渐年老的父母了。


佐助视无焦距地望着前方路面,脚步不由快了一些。走到这条主街的尽头,再向左拐,他便可以见到他们——


“佐助,你们到了啊。”


熟悉的声音仍是那般沉稳低柔,佐助抬眼看去,发现他竟不知不觉使用了瞬身之术,回过神来,大宅的门就在眼前,哥哥穿着臧色浴衣,与他的妻子站在门口。印着宇智波族徽的灯笼悬挂在他们上方,在白色的雪花衬托下,那双人影竟幸福地几欲刺目。


“叔叔,你来了啊!佐良娜在后面么?”一个少年从门内探出头,像极了鼬的脸上是愉快的笑容。


“啊。”佐助低声应道,接着对鼬说:“这么冷的天,干嘛在外面等啊,进去吧。”


“不了,樱他们不是还没到么。”鼬弯着眉眼,和善地道。他将双手拢在袖子里,整个人愈发温柔。


“那我先进去吧,需要准备一些茶品,不是么?”站在鼬身边的女人微微歪了下头,笑睨着鼬。


“那就谢谢你了。”回应了她的视线,鼬点了点头。


少年跑出去迎接佐良娜,一时间,院子里只剩他们二人。


“这些年,哥哥你还好么?”


鼬有些惊奇,“这些年?我一直都很好。”


“哥哥,她是谁。”


顺着佐助的视线向里面瞧,鼬笑了一下,“佐助你是失忆了么?她是你的大嫂,宇智波泉啊。”


“哦。”佐助点点头,“那,那个孩子呢?”


“宇智波緋啊,佐助。”


鼬只是笑着,一如既往的、无比熟稔的弧度,曾经杀伐果敢的脸颊如今浸透了岁月的洗礼,愈发温润如水,好似能包蕴万物。


“父亲与母亲还好么?”


“很好,不过,佐助,”鼬将手从袖子里抽了出来,“你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么?他们也都很想念你。”


“不了,哥哥。你们过的好,就好。”


“说什么呢,你难道过得不好么?”鼬向前走了几步,修长而有力的手指拂上他的额头,撩起碎发,轻轻点印,“佐助,只有你过的好,大家才都过得好。”


“嗯。哥哥,我知道了。”


围墙外传来佐良娜他们的笑语声,佐助伸手轻轻拥抱了鼬一下,又倏的撤开,扭过头,向大门走去。


他不知道哥哥有没有跟上,但是,已无所谓了。


他踏进门内,眼前的景色霍然而变,他像是从另一个时空跌进现实,眼前是他现在的家,家里面有樱和佐良娜。


但是在这个人人喜庆的节日里,他们只是坐在家中。


哥哥……


曾经在月读世界里见过的画面,不知不觉便被他染上色,添上墨,到后来,竟像是真实发生过一样。但是每每追其本源,他却不记得泉,也不记得緋。于是一下子惊醒,那不过幻术罢了。


但却还是会一遍遍沉溺。


如果,如果,如果……


FIN


如果宇智波没有灭族,这是我心中最完美的结局

岁月静好,鼬安好,佐助安好

一家人和和美美

偶尔见见面聊聊天

佐助有一个像极了鼬的侄子

鼬有一个像极了佐助的侄女

可惜,都是镜花水月,自我迷惑

前 · 后

有时候,一些人一些事相距遥远。
但当相聚时,过去的那些好像都没发生过。
但如果不再相聚,这些事情又在回首时那样明明灭灭的摇摆在记忆里,随手可触。


我所思念的人啊,你们好吗?
如果我的奔跑能追上时间,世界将完全不同。
然而如此绚丽的路,将在一分一秒中被分刻成我的努力、痛苦与希冀。

Egeria

文字 · 摄影
-
儿童摄影作品转Another Me